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霞漫天 的博客

有什么样的情怀,就有什么样的态度;有什么样的期许,就有什么样的行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精彩,未曾预约(肖俊宇)  

2012-03-14 15:02:25|  分类: 他山有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课堂,就像一曲迷人的歌。
  每当孩子们烂漫的神情随我讲解而变化;每当孩子们闪亮的目光随我手势而移动;每当孩子们涨红着小脸思维闪耀灵性涌动的时候,我就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快慰、满足和甜美。这不,孩子们时而高声诵读,时而低头沉思,时而轻声议论。我和孩子们的心一块在《揠苗助长》的寓言故事中时而撞击,时而徜徉。课,在酣畅而投入地行进……

 忽然,小郝,一个平常并不引人注目的小男孩犹豫地缓缓举起了手,有些怯生生地,手举得并不高。
  “老师,在老家,我看见田里都是有水的,禾苗都长在水田里。可书插图中的田黄黄的,像是沙地,没有水。”
  我一怔,哟,怎么回事?书中插图还真是旱地种禾呢!我也疑惑了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问孩子:“书中的插图会不会有问题呢?”说着,顺手轻轻抚摸着小郝的头,动情地说:“你这样敢于质疑,善于思考,真值得大家学习。”
  一石激起千层浪。片刻的沉默之后,课堂上纷纷议论开了。
  “对,没有水,禾苗肯定长不了,会旱死的。今年大旱,我家乡就旱死了不少禾苗。”
  “禾苗是几株捏在一起插下去的,不是单株单株插的,再说,旱地怎么插秧啊?”
  “水田里,一株株的禾苗是横成行,竖成列的,十分整齐,不像图上那样杂乱无章。”
  “我看见到禾田里劳动的人都是卷起裤腿,挽起袖子的,从没见过穿着布鞋、袜子下田劳动的。”
  “我看图上画的不像禾苗,倒像玉米苗。”小郝再一次站起来涨红着脸说,引来同学一片笑声。
  面对插图,孩子们从各自的经验出发,凭着已有体验,竟有这么多的看法,我深为孩子们的细致和挑战的勇气所折服。于是就说:“看来,这幅插图还真有修改的必要了。”
  “不,老师,不仅仅是图不对,课文也不对。”
  了不起!图的“指误”刚完,文的“求疵”又来了。有了前面的经验,为创设情境引发问题,我故作吃惊地问:“课文有什么不对?大家找一找。”课堂上又出现了始料未及的场面。
  “‘一棵一棵’用得不对,禾苗应叫“一株一株。”
  “既然是禾苗,它一定还很小,即使向上拔,也只能高一点儿,高不了一大截。”
  “对,水田里都是烂泥,拔高了还会回陷不少,高不了一大截。”
  “再说,如果是水田,拔一下,禾苗是不会枯死的。”
  “就是旱地,傍晚太阳落山时拔高的,第二天也不会枯死,晚上有露水呢。有露水的滋润,没根的草儿也能竖起来。”
  “即使是旱地,第二天也最多是萎了,不可能“枯”,因为“枯”指完全没有了水分,有的枯枝甚至一折就断。”
  好家伙,入木三分,说得还真在理呢。这不正是学生个性的张扬和显现吗?这不正是语文课程标准提倡的生成性教学吗?于是,我顺水推  舟,进一步启发:既然图文存在这么多“毛病”,总不能让这些问题一直存在下去吧,我们何不动手修改修改呢?接着,我让孩子们分组讨论修改方案。并试着给编辑老师提建议。
  下面是孩子们给编辑老师的建议信——
  尊敬的编辑老师:您好!
  我们非常喜欢你们新编写的语文课本。读书时,老师经常教育我们要有自己的见解、自己的思考,今天读了《揠苗助长》一课,我们觉得书中有几处不大妥当。我们分几个小组进行了讨论,有以下几个修改方案供您参考。
  方案一:把图中旱地改为水田,单棵的苗儿改为一株株整齐排列的“禾苗”,“禾苗”改画为更像真正的禾苗些。改为水田后,图中人物应脱掉鞋袜,卷起裤腿,挽起袖子。最后一句“都枯死了”改为“都萎了”。
  方案二:图中的旱地不改,那么,就把课文中五处的“田里(边)”改为“地里(边)”,把五处的“禾苗”改为“麦苗”或“玉米苗”,同时,文中写什么苗,图就画什么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厦门小学二(1)班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月8日
  看着自己的学生那种忘我而自信的样子,欣赏着他们不凡的学习成果,我惬意而欣慰地笑了。
  正当我要为这次讨论画上句号时,坐在最后一排很少发言的小鄢突然站了起来:“老师,还有一个发现,图中画的是老农,老农种了一辈子田地,一般很有经验,不会去做揠苗助长的傻事。如果是老农的儿子去揠苗助长,那才合情合理。”哗啦啦,同学们不约而同地报以热烈的掌声。
  忽!又一位同学站起身来:“老师,我觉得还有修改方案三:插图和课文都不作改动,而在课后思考练习中增加一道题目——我能找出《揠苗助长》一课插图和课文中几个不合理的地方。”
  “好厉害,有胆量!”我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,“竟把课文当病文”。
  这堂课,使我陷人了深深的思索与无尽的遐想之中——
  一直以来,我们的教材往往被视为“圣经”,不要说是学生,就是对绝大多数教师而言,它也显得神圣不容怀疑,不可“侵犯”;一直以来,我们的教师往往被视为“圣人”、标准答案,其“神威”不容质疑,不可冒犯;一直以来,我们的教学往往习惯于主客分立,教师给予,学生受之。学生稍有“旁逸斜出”就被无情“修剪”,稍有“异念出头”,就成为众矢之的,被看作“怪异”。在这样的教育氛围下,学生的主动性缺失了,独立性泯灭了,创造性被扼杀了。有个比喻说得好,教育应当像农业,而不是工业。因为工业生产的是一个个毫无二样的标准件,而农业培养的却是一株株充满生命,毫不一样的幼苗。教育应当是育苗工程而不是生产流水线。
  什么是理想的课堂?理想的课堂应当是充满人性与智慧,是一种开放民主、互动对话的课堂,是一种依学定教、相机生成的课堂,是一种充满激情与生命活力的课堂。教学,就像一条充满激流与险滩的小河,随时都有旋涡和暗礁;教学,又像一条绚丽多彩充满神奇与变幻的七彩路,随时都有意外的惊喜与收获。作为教师,不仅要善于走出旋涡躲过暗礁,同时,还要善于享受惊喜与收获。
  教学《揠苗助长》一课,备课时,教师并没有注意教材存在不足,教案中更没写有丝毫有关教材不足的讨论与修正。教学流程完全是相机生成,教学的资源完全是相机开发,教学的价值完全是意外获得。这节课,根据学情的变化,教师及时调整教学预设,创设和谐气氛,激励展示个性,学生在充满挑战、充满愉悦的情境中不断获得成功,收获喜悦。
  这是一节充满生命激情的课;
  这是一节教师难以忘怀的课;
  我相信,这也是一节孩子们难以忘怀的课。
  愿如是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